遊子情: 叔叔中風了!

2014年6月
文/梅思

跟嬸嬸與娃蒂去醫院探望半年前重度中風的叔叔。娃蒂是印尼外勞,在他們家幫傭已有 一年多,那時叔叔腿漸漸無力,行動不便,大小二便更是大問題。記得去年去看他們時, 娃蒂要陪同鄉去醫院看病,走前給叔叔裝好尿袋應急。

叔叔92了。嬸嬸說一切來得很快,一次吃飯時還沒吃完,他說不太舒服,把他扶到床 上,好像有點發熱,待了半天沒好,就送到醫院。醫生檢查後說是中風了,醫生一句話就 像法官的判詞,從此他以醫院為家,病床就是他的方寸之地──不能言語,動彈不得,靠 管子定時輸入營養液續命。

大樓這一層都是中風病人,病房裡彌漫著一股尿騷味。每個人鼻子都插了管,有些更帶 了呼吸器。他們大致都有意識,只是全身動彈不得,似被無形的鎖鏈綑綁著。叔叔體型仍 然壯碩,但手臂與腿都委縮得像枯枝,不成比例。

娃蒂一來到便毫不吝嗇地給叔叔一個大大的笑容,兩手做一個抱他的動作說:「公公, 阿蒂來看你了。這是你睡慣的枕頭。」叔叔半睜眼看她,奮力張嘴,含糊地吐出「阿蒂」 的語音。娃蒂搬動他的身軀向左邊側躺,熟練地用一個特別的圓形塑膠筒子在他的背部各 個部位敲打一刻鐘,再把他轉動到右邊,在另一邊背部重復同樣動作,說這樣做可以減 輕他抽痰時的痛苦。然後給他擦臉,在臉與嘴唇都塗上凡士林,在他耳邊說:「這樣就漂 亮了。」叔叔不停說「謝謝,謝謝。」這是他除了「阿蒂」、「好了」之外,唯一能說的 話。

我俯身對他說,「叔叔是好人,好好休息。耶穌愛你!要好起來啊!」叔叔向來寡言, 與他說話,都是問一句便答一句。現在他成了病人,好像變回一個小孩,我可以撫摸他的 臉,告訴他,我愛他。

這些被囚禁的軀體,要熬多久才能得釋放?聽說有些人會拖上好幾年。看著自己的親人 受盡病痛的折磨,又不能為他做些什麼,內心真是百味雜陳。是應該持續輸液,保住他們 殘存的一點生命氣息?抑或放棄治療?對此,學界意見不一。病人口不能言,手不能寫, 只能躺在床上任人擺布;作為家屬又如何能狠下心來撒手不顧,眼睜睜看著親人自然死 亡!嬸嬸說,「不敢想太多,活一天,算一天好了。」

叔叔一生經歷不少磨難,生逢亂世,顛沛流離;早年在台生活不易,兩個女兒又先後早 逝,白髮人送黑髮人。這些歷練他都能熬過,從不抱怨。如今,這人生最後的苦酒,他一 定也能坦然承受。與其他病友不同,他已經認識主耶穌,在床上的他臉容平靜安詳,對我 們的付出滿心感恩。軀體被囚禁,靈魂卻是自由的。叔叔因有我們的愛而富足;他更深知 生命主權掌握在天父的手裡,上帝會保守帶領他,直到回天家的榮耀時刻。

其他遊子情文章

約拿的故事
微信深信唯信
小城的美麗
叔叔中風了!

2014年6月內容

專題智慧之窗生命線天倫樂繽紛世界生命的旋律教會消息遊子情世界風情畫健康寶鑒珍饈百味家鄉消息